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情色笑话  »  女形警之迷案
女形警之迷案

“叮咚”電梯門打開了。我看到兩個身穿校服的小學生背著書包在電梯里盯著我傻笑。我掃了他們一眼,跨步進入了電梯內,按下~樓的按鈕。我的名字是周茉,今年二十七歲,是一位女刑警。我身高一米七二,由於長期鍛煉的緣故,我不光有六塊腹肌,腿、肩、雙臂的肌肉都很結實,膚色微黑偏小麥色,給人一種健康美的感覺。我留著一頭齊耳短發,長了一張瓜子臉,堅挺的鼻梁,鳳眼劍眉,雖然是個美女,但常常有人說我的面相太兇,老是板著張撲克臉,連笑也不笑。其實我也不想板著臉的,但是我從小不愛笑,對此我也沒有辦法,誰叫我天生的性格就是如此呢?我穿著襯衫和夾克,下身是牛仔褲和球鞋,臉上戴了副墨鏡。因為我不愛化妝,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是素顏出門的,今天也不例外。兩個小男孩在10樓離開電梯後,我看著漸漸關閉的電梯門,不由地深深嘆了一口氣,回想起了五個月前發生在這幢樓里的一宗慘案。那天晚上下著暴雨,這樓十二層東門住戶王誌強先生加完班回到家時已經十二點了。王誌強開門後,客廳里黑漆漆的,沒有開燈,他以為妻子像平時一樣先去睡了。當他打開電燈,客廳內的恐怖景象差點把他嚇瘋,原來他的妻子赤裸著身體仰臥在沙發上,雙手壓在背後,雙腿岔開,下體一片狼藉,她屁股下面的沙發墊被失禁的屎尿浸濕。妻子的脖子上纏了一雙黑色的連褲襪,瞪著翻白的雙眼,舌頭拉聳在嘴外,臉色青紫,一頭烏黑的長發胡亂披散,早已斷氣多時了。王誌強試探了下愛妻的鼻息,摸了摸她已經冷透的臉頰,強忍悲痛撥打了報警和急救電話。十分鐘後,警察先到達了他家,他們查看了王誌強妻子的屍體後,隨即展開了偵查工作。過了一會,救護車也來了,救護人員看了看屍體,便拍拍王誌強的肩膀安慰起他來,並且遺憾地告訴他已經太晚了。被害人名叫馬卓心,今年二十七歲,她才和王誌強結婚半年,但是已經有了四個月的身孕了。她是一位小學老師,樣貌和身材皆不出眾,不過人很有氣質,而且她的性格很好,同事、朋友、鄰居都很喜歡她。當王誌強發現馬卓心的屍體時,她已經斷氣兩個小時了,也就是說她是在十點左右遇害的。她身上有大量的烏青和針刺傷,尤其是屁股上的皮膚都被人打爛了,不過她的死因卻是窒息,她是被自己的連褲襪勒死的。她被人用絲襪綁住了雙手,陰道里被插了數支筆和一塊橡皮,肛門里則插著一把塑料尺,雙乳上穿著牙簽。馬卓心的陰道內、肛門內還有臉上發現了少量的精液。通過化驗,證實這是兩個人的精液。由於這個小區是新小區,很多房子還沒人住。王誌強家的這幢樓一共有十二層,他家對門和樓下兩戶人家都在裝修,暫時沒有住人,而且這些房子的隔音做得還不錯。因此案發時,沒有人聽到他家的動靜。這幢樓的電梯里沒有裝監控攝像頭,樓梯間也是從來不鎖的,外來人員可以隨意出入這幢樓。王誌強家的門沒有被破壞的痕跡,極有可能是熟人作案。但是那晚他家的窗戶沒鎖,雖然兇手在大雨天爬十二樓的窗戶的事不太可能發生,不過也不能排除兇手從窗戶中進入的可能性。現場留有大量的證據,警方們也開始了艱苦的排查工作,小區里的人全查了遍,住在這里的每個男子都提取了DNA去和現場的精液DNA比對,但是無一匹配。王誌強和馬卓心的親戚朋友也都排查了一遍,也沒有發現可疑的人。外來人口、慣犯、附近幾個居民區的人,都統統查了,還是沒有任何發現。局里的指標一向是“命案必破”,只是這個案子太過離奇,明明現場遺留了很多的證據,照理來說兇手不是精細的人,他們應該很快會暴露才對,但是無論警方怎麽排查,就是無法找到犯罪嫌疑人,好像這兩個人不存在世界上一樣。離命案發生已經過去五個月了,局里的刑偵力量被新發生的案子分去了不少,不過還是有相當多的警力在調查這個案件。我所在的小隊一直跟著這個案子,我們一邊重新排查這附近的住戶,一邊再次走訪被害人的親朋好友。但是我們小隊還要處理很多其他案子,大家對馬卓心被害案慢慢地開始感到力不從心了。本來今天是我的假期,我打算和男朋友去家具城看結婚用的家具,可是男朋友突然告訴我,今天他要臨時加班。既然他不能去了,我一個人去看家具也沒什麽意思,幹脆就打算利用自己的私人時間再來這個案發地點看看,說不定能發現什麽之前被我們忽略的線索。我會犧牲休息時間來查這個案子,一方面是上頭給的壓力很大,我們必須盡快破案;另一方面則是馬卓心是我從小一起玩到大的閨蜜。我和馬卓心從小學開始就認識了,我們是同桌,又能玩在一起,所以我們的關系很好。後來我們一起去了同一所初中,正好又被分在了同一個班。再後來,我們一起考進了市里的重點高中的重點班,我們還是在一個班級里。直到上大學我們才分開,她考上了師範,我被警校錄取了。大學期間和畢業後,雖然我們的聯絡開始變少,但我們還是最好的朋友。這次馬卓心被害,我感到十分悲痛和憤怒,心里暗暗發誓一定要抓到兇手,為好友報仇。我走出電梯,來到馬卓心家的門口,用她家的鑰匙打開了大門。自從案件發生後,王誌強便搬回去和父母一起住了,所以他們家還保持著案發時的原樣。我手里的鑰匙是案發後王誌強私自給我的,他希望我可以早日查出殺害妻子的兇手,所以給了我鑰匙,使我可以隨時來現場調查。我看著地面上積攢的灰塵,心中暗暗嘆氣,我知道馬卓心是個愛乾凈的人,她總是把家里打掃得一塵不染。以前我來她家做客,地面總是拖得亮亮的,哪里會積攢那麽多灰塵。客廳里還是老樣子,幾乎所有的線索都已經被找完了。我漫無目的地在客廳里調查了一會後,就來到了臥室。看到掛在臥室里的婚紗照,我的鼻子酸了一下,在照片中的這對新婚夫婦是笑得多麽幸福,多麽開心啊。沒想到他們結婚才短短半年,就已經天人相隔,從此再也不能相見了。我拿起了放在床頭櫃上的相冊,打開翻看著,里面都是他們夫婦的結婚照。他們婚禮時,我還當了伴娘,相冊里有不少我摟著馬卓心傻笑的樣子。我是個不愛笑的人,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會笑得這麽傻,這樣開心。“叮咚”,這時門鈴響了。現在會有誰來馬卓心家?難道是犯人重返犯案地點嗎?如果是犯人,他為什麽要按門鈴?他知道我在屋內嗎?無數問題閃過我的腦海,但我來不及思考。我回到客廳豎耳聽著門鈴第二次響起的聲音,確認了我沒有幻聽。默默拔出配槍後,我穩了穩顫抖的身體,把身體貼近大門,用貓眼觀察門外的情況。門外站著兩個剛才我在電梯里碰到的小學生,他們手中都捧著一束紙做的白花。“他們來這里幹什麽?”我帶著疑惑收起手槍,打開了大門。“阿姨,你好,”其中一個小孩看到我時說道,“我們是馬老師的學生,就住在樓下。剛才看到阿姨你坐電梯上來時,就在想阿姨是不是要去老師家。我們想給老師獻花,希望把花放在老師家里,不想把花放在門口。於是就想趁著阿姨在這里的時候把花拿進來。”我皺著眉,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兩個小家夥,叫我“阿姨”?我有那麽老嗎?說話的這個男孩,身高一米四左右,臉微胖,理了個寸頭,長相挺可愛的,說話有些大舌頭。另一個男孩戴著個鴨舌帽,身高在一米三幾的樣子,臉頰瘦瘦的,還戴了副圓圓的黑框眼鏡,在校服的左臂處別了個三條杠。“進來吧,”我讓過身形好奇道,“你們怎麽知道我來這里的?”帶鴨舌帽的孩子回答道:“馬老師結婚的時候,我們見過阿姨,當時阿姨是伴娘吧?後來馬老師出事後,阿姨穿著警服來過我們家,你和我們外婆說話的時候,我們就在旁邊。我們知道阿姨是馬老師的好朋友,又是警察,所以我們在電梯里看到阿姨的時候,就會想阿姨是不是為了調查馬老師的事來這里的。既然是來這里調查的話,阿姨應該會進馬老師家的吧。於是我們就拿著做好的白花上來了。”這孩子還挺會說的,邏輯思維也還可以。我看著他們抱著白花走進了客廳里,便指著沙發說道:“你們就把花放在沙發下面吧,馬老師就是在那里去世的。”孩子們放下花後,先向沙發敬了一個少先隊禮,然後低頭默哀起來。我等他們默哀完畢後,便問道:“你們都是馬卓心老師班里的學生嗎?”微胖的寸頭男孩回答:“是的,我是朱翔天,他是朱翔海,我們是雙胞胎兄弟,我是哥哥。我們都在馬老師教的六三班里。”我記得他們是住在10樓的,家里只有一個外婆帶著他們。之前走訪調查的時候,我去過他們家。“馬老師遇害的那個晚上,你們有沒有聽到過什麽奇怪的動靜嗎?”雖然以前我已經問過他們這些問題了,但是為了不放過任何可能的線索,我又問了一遍這個問題。兩個男孩互相看了看,對著我搖搖頭。唉~我就知道問不出什麽的。“我還要在這里調查案子,你們好了的話,就快回去吧。”我擔心孩子們把現場弄亂,便打發他們離開。“阿姨,我們能幫你一起找線索嗎?我們也想抓住那個壞人。”朱翔天握拳說道。“不行,你們快回去吧。乖點,聽我的話。”我搖了搖頭,然後把腰上的手銬晃了晃嚇唬他們說,“你們不乖的話,我就以妨礙公務的罪名把你們抓到警察局里去了哦。”他們點點頭,說道:“好吧,我們就先回去了。”說罷,他們就向門口走去。走了兩步後,朱翔海發現鞋帶松了,他蹲下來系鞋帶。突然,朱翔海指著沙發下面說道:“阿姨,沙發下面有張紙。”有張紙?不會吧,取證的時候不可能會漏下這麽可疑的東西不管吧?我急忙趴下身子,尋找沙發下面的那張紙。“沒有紙啊,沒看到……”我的話還沒說完,就覺得背後一痛,接著就眼前一黑。當我醒來時,發現自己躺在馬卓心家臥室的床上,左手被手銬拷在床頭的木質欄桿上,右手被繩子綁在欄桿上,左、右腳各自被繩子綁在了床尾的欄桿上,整個人擺成了一個“大”字。所幸我的衣服完好,只是球鞋和腳上的棉襪被人脫了。“嗚嗚!”我的嘴里被塞了東西,嘴巴外面還貼了膠帶,防止我把嘴里的東西吐出來。“嘿嘿嘿,警察阿姨你醒了啊,”朱翔天坐在床邊的椅子上,他戴了副橡膠手套,把玩著我的手槍,“沒想到你暈了十五分鐘就醒了,之前馬老師可要暈了半個多小時才會醒呢。”馬老師?難道殺害馬卓心的兇手就是這兩個孩子,還是說他們是兇手的共犯?“嗚嗚嗚!”我徒勞地掙紮起來,但是他們綁得很牢,我根本無法掙開這些束縛。“周警官,你就別掙紮了,還是保存點體力,待會好好伺候我們兄弟吧。”朱翔海也帶著橡膠手套,他把我的警員證和身份證扔到了我的胸口。朱翔天用槍指著我的臉笑道:“嘿嘿,你不是要找奸殺馬卓心這個婊子教師的兇手嘛?哈哈,現在我朱爺就告訴你,馬婊子就是被我們兄弟先奸後殺的。你們這些笨蛋警察都沒想到吧,兇手竟然是兩個六年級的小學生!”果然是他們,可惡!精液的DNA檢測是不能檢測年齡的,之前排查的時候,大家完全沒想到去查兩個小孩子,而且他們的家人就只有外婆,所以采集DNA樣本時跳過了他們家。朱翔海白了他哥哥一眼道:“你說這麽多幹嘛?”“沒事,弟弟,”朱翔天用槍頂了頂我的胸部,“這老娘們已經落入我們手里了,反正要用老辦法對付她的,讓她知道也沒什麽關系,免得她到了地府成個糊塗鬼。”他們……他們打算把我先奸後殺嗎?就向他們對馬卓心做的那樣嗎?一想到馬卓心死時的慘樣,我的心就一緊。我不想死,不想受盡折磨和淩辱之後再被虐殺,更不想死後的慘狀被同事、朋友、男友看到。“嗚……”我的淚水劃過了臉頰流到了床上。“唉?弟弟快看,周警官哭了,”朱天翔摸著我的淚水笑道,“哈哈,這樣就被我們嚇哭了,你究竟是不是人民警察啊?”“哥哥,女警察也是人,怎麽不能哭?不過我看吶,周警官一定是因為馬上就要被我們的年輕雞巴征服了,所以開心地哭了。”朱翔海拉開我夾克的拉鏈,又拿出一把水果刀,慢慢地把我襯衫上的紐扣一個個挑落。我的襯衫被扯到左右兩邊,露出了黑色的文胸。“嗚嗚!”我感到肚子涼涼的,便惡狠狠地瞪著朱翔海一眼。“媽的,這娘們都哭成這樣了,還敢瞪我,”朱翔海捏著我的臉頰,和我對視著,“你看什麽?你再瞪我的話,我就挖了你的眼珠!”我盯著伸到眼前的水果刀,只得把目光移向別處,避開了朱翔海的目光。“奶奶滴,我還以為是什麽巾幗英雄呢?還他媽不是一只紙老虎!”朱翔海說著話就用刀割斷了我的文胸,使我的雙乳徹底暴露出來。朱翔天看著弟弟欺負我的模樣,笑道:“老弟,你別小瞧這位美女警官哦。你瞧瞧,她都有腹肌,感覺挺厲害的吧。要不是我們用電擊器偷襲她背後,就憑我們兩個可不是她對手啊。”朱翔海往我肚子上連錘數拳,“哥哥,你別長他人誌氣,滅自己威風。看我不打爛這個裝滿臭屎的肌肉肚皮。”朱翔海打得那幾下不重,估計他人小力氣不大的緣故,我閉著眼睛熬下了肚子上傳來的痛感。“弟弟,她有腹肌,你打她不痛的,要用這個才行。”朱翔天用一根縫衣服的針刺入了我的肚臍中。“嗚嗚!嗚嗚!”我痛得連連搖頭,肚子微微地顫抖起來。這兩個小兔崽子還真狠啊!我的額頭開始冒冷汗,劍眉倒豎,向他們投去憤怒的目光。“還是哥哥有辦法,我們就用上次對付馬老師的辦法來伺候這位警官阿姨,”朱翔海捏著我的奶頭冷笑道,“看不出來你還是挺有貨的嘛,奶子不小啊。”“嗚嗚!”我眼睜睜地看著朱翔海把針刺入了我的乳孔中。痛……痛死了!快住手啊!“呀!弟弟急什麽啊,你現在就弄壞了她的奶子的話,我們還玩什麽啊?”朱翔天推了弟弟一把,他拔出了我乳孔中的針,鮮血從我的乳頭內慢慢溢出。“抱歉,抱歉,”朱翔海來到床尾,摸著我的腳,不時用指甲劃過我的腳底板,“嘿嘿,阿姨你是汗腳嗎?汗味還挺重的嘛。”我感到朱翔海正在用舌頭舔我的腳底板,心中稍稍松了一下,只要他不虐待我,他想怎麽舔腳都可以,想舔多久就舔多久吧。朱翔天脫光了衣褲,露出了一根小小雞巴,他下體還沒有長陰毛,白白凈凈的。他爬到我身上坐著,用我的雙乳夾住了他的小雞巴開始玩乳交。我受傷的乳頭被朱翔天捏得好痛,從乳頭中流出的血沿著我的乳房流到了床上。忽然我感到大腳趾上傳來一陣劇痛,但是我被朱翔天擋住了視線,不知道朱翔海到底在幹什麽。“嗚嗚!”第二根腳趾也傳來了劇痛。“哈哈,周警官,你猜猜看,我下次會用針刺入你的哪個腳趾甲蓋的縫里呢?”朱翔海哈哈大笑著撫摸我的腳趾。可惡,我看不見朱翔海的動作,不知道他什麽時候會刺我的哪個腳趾,每次他刺我的時候,我的沒有心理準備,所以會感到特別的痛,而且心里會特別緊張和不安。“哈!周警官你猜錯了!我刺的是你的腳趾縫!”我的大母腳趾和二腳趾的腳趾縫中傳來劇烈的刺痛感,疼得我的小腿都快抽筋了。“嗚嗚!”可惡的臭小鬼,我非殺了你不可!朱翔海拿著針在我腳上亂刺,腳趾縫、腳趾蓋縫隙、腳底、腳背、腳後跟、腳踝都被他刺了個遍。他一會刺我的左腳,一會兒又跑去刺我的右腳。片刻之後,我的雙腳就已經鮮血淋漓了。“啪”一灘精液射到了我的臉上,糊住了我的眼睛。“哎呀呀,本來想射在你的女警騷屄里的,沒想到沒忍住。”朱翔天把精液亂抹在我臉上。“哈哈,哥哥你這樣就被周警官的大奶子給弄得繳械投降了啊,接下來就得看我的嘍,”朱翔海用剪刀剪破我的牛仔褲,然後用力脫下了我的褲子,“呀!周警官的內褲也是黑色蕾絲的啊,看不出來您還是個悶騷啊。”朱翔天從我身上爬下來,用我的警員證裹住雞巴,把雞巴里的殘精擦到了證件內的照片上。朱翔海隔著內褲聞著我下體的味道,猥瑣地笑道:“騷味挺重的,不愧是時刻等待著交配受孕的成年女人,這味道真他媽吸引人。”他故意慢慢地剪開了我的內褲,然後撫摸著我的陰毛,“毛挺多的嘛,聽過毛多的女人騷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朱翔天也看了眼我的下體,笑道:“周警官你下面可比馬老師茂盛多了,你連屁眼處都有毛呢。你是不是每次拉屎時,這些肛毛就會粘上屎啊?”我紅著臉,把頭扭到一邊,不理睬這兩個混蛋。我還是處女,我和男友之間並沒有發生過性關系。從小到大,我一直比較保守,甚至連戀愛都沒有談過。現在的男友可以說是我的初戀。朱翔海脫去了衣褲,露出了和他哥哥差不多尺寸的小雞巴。他用手指在我的陰蒂處亂扣,不一會我幹燥的下體漸漸變得濕潤起來。“你比馬卓心的水要少哦,我稍微扣馬老師幾下,她下面就流了好多水,”朱翔海把雞巴對準了我的肉屄口,“上次我玩到了女教師的騷屄,這次我要嘗嘗女警察的屄的滋味有什麽不同。”我知道無論我如何掙紮都擺脫不了被強奸的命運了,幹脆放棄了掙紮,盡量保持體力,尋找脫困的機會。但是被小學生強奸破處實在太屈辱了,我心里還是非常難過傷心的,淚水也止不住地往外流著。“警察阿姨,我來了!”朱翔海把雞巴捅入了我的體內,開始了來回抽插。他的雞巴小歸小,但是每次沖擊我的下體時,都會給我帶來一絲快感,但我更多的感覺是痛。朱翔天把針刺在我的雙乳上,“我來幫弟弟助助興,刺激一下周阿姨的奶子,反正我已經玩過她的奶了,現在弄壞它們也無所謂了,嘻嘻嘻。”我不光要忍受下體交配的疼痛,還要忍著雙乳的劇痛,這時我想死的心都有了,如果他們殺了我的話,我就不用忍受這樣的痛苦了。不一會,我的雙乳上便布滿了細針,鮮血流滿了我的胸口。朱翔天看著我胸口上的針數量差不多了,他就開始紮我的小腹、側腰、腋下、手臂、大腿、雙手、各個關節之類的地方。手里的針用完後,他就會把紮在我身上的拔下來,然後再去紮新的地方。“嗚嗚……”我已經疼得連哀嚎的力氣也沒有了,整個人全身疼痛,身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地抽搐著。“哦哦哦!”朱翔海低吼一聲,把精液射入了我的體內,然後他爬下床去,笑道:“真爽啊,周阿姨的屄比馬老師的可緊了不少,哥哥你也來試試吧。”“好嘞,我來了,寶貝阿姨。”朱翔天把針交在弟弟手里,接著他爬上床開始肏我的肉屄,一邊肏我還一邊拍打著我流血的小腹。朱翔海拿著針來到我面前,壞笑道:“周警官,我們來玩個遊戲吧。遊戲的名字是‘不眨眼’。”他拿出兩個彎成魚鉤狀的針在我眼前晃著。“嗚嗚!”他想幹什麽?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。朱翔海用線穿過針眼,接著他翻起我的左眼皮,用彎鉤針穿過我的眼皮,把我的眼皮鉤了起來,然後他把鉤針上的線系在了床頭欄桿上,這樣我就再也不能合上左眼皮了。他把我的右眼皮也鉤了起來,使我的雙眼一直保持著睜開狀態。“嗚嗚!”我眼皮上滴下的血水直接進入了我的眼睛里,把我的眼睛弄得又疼又不舒服,眼淚自動流了下來。由於我眼皮吃痛,所以我再也不敢再亂搖腦袋,生怕一不小心把眼皮扯破了。朱翔海又用一個做成鼻鉤狀的彎針刺進了我的鼻孔里,把我的鼻子拉成豬鼻子樣,然後把彎針上的線也綁在欄桿上。鼻子刺破後的血液往我鼻孔里倒灌著,幸虧鼻子上的傷口出血不多,很快血就止住了。不然的話,我在嘴巴被堵的情況下,說不定會因為鼻孔被血塊堵住導致窒息而死。不過鼻子和眼皮都被鉤子穿了,這下次我可不敢再胡亂活動腦袋了。“啪啪啪”,朱翔天小腹與我下體的沖撞聲回蕩在房間里,這個淫邪的交配聲與我發出的哀嚎聲交織在一起。兩個男孩子的尖銳笑聲和叫罵聲不斷沖擊著我的耳膜,使我倍感羞辱,我恨不得把這兩個小孩碎屍萬段。“呀呀呀!”朱翔天身體緊繃,雞巴在我體內不斷跳動著射出了熱熱的精液,“媽的!媽的!又射了啊!我他媽把精液射到了婊子警察的騷屄里了!哈哈哈!”“好了,既然你已經爽好了,就快下來吧。我們要進入下一個遊戲環節了。”朱翔海把哥哥從我身上拉了下來,然後取出了一個電擊器,迫不及待地用它抵在了我的肉屄上。“嗚嗚!”不要!不要電那里!“周警官,你們警察不是很喜歡用電擊器和電棍之類的東西嗎?現在就讓你嘗嘗被電的滋味。讓你學習一下‘己不所欲勿施於人’的道理。”朱翔海奸笑著啟動了電擊器。“嗚嗚!嗚嗚!”瞬間我被電得渾身痙攣,小腹高高擡起,兩個奶子在胸口猛烈亂晃著,雙眼翻白,鼻涕和眼淚統統流了下來,全身上下布滿了一層細汗。我頭部的抽搐動作太大,導致了鉤住眼皮和鼻孔的彎鉤上系的細線竟然被我扯斷了。“哥哥,快看,這個警察婊子尿了,呵呵,她小便失禁了。”朱翔海用電擊器電著我的肉屄、屁眼、小腹等部位。一股黃色的騷臭液體從我下身噴出,打濕了床上的墊被。片刻之後,一條黃色的軟屎從我的肛門里緩緩擠出,和黃尿混在了一起。“臥槽,連大便都出來了,這女警原來是這麽不要臉的人啊,真是人不可貌相吶。”朱翔天用我的手槍戳弄著我的大便,他戴了橡膠手套,並不用擔心被電流誤傷。“哈哈,看我的最後一擊,電死你這個人民警察!”朱翔海把電擊器往我的乳房上一戳。雙乳里心臟很近,如果被直接電到的話,說不定會使心臟驟停。我胸口遭到電擊後,身體猛地一陣抽搐,然後我就失去了知覺。※※※一股騷臭的熱水淋到我頭上,我被這股水給沖醒了。“嗚嗚……?”我發現我仍舊像“大”字一樣被綁在床上,只是之前我是仰臥著被綁的,現在我是趴著被綁在床上。此時我身上徹底光溜溜了,原先還留在上身的襯衫和夾克也被他們脫了。朱翔天站在床頭,正在朝我的頭上撒尿,“嘿嘿,周警官醒了啊,正好來喝點朱爺的聖水解解渴。”我感到渾身酸軟無力,而且疼得厲害,尤其是胸口和肉屄這兩個部位更是痛得不得了。“啪”的一聲,我感到屁股一疼。“周警官,你膽子不小,竟敢來查馬卓心的案子,你這是和我們兄弟作對,”朱翔海手里拿著我的皮帶,“既然你和我們作對,那你必須得接受打屁股的懲罰。”他說罷,便揮動手中的皮帶,接連不斷地抽打著我的屁股。“嗚嗚!”我感到屁股快被朱翔海打裂了,結實的臀肉一抽一抽的。我想起了馬卓心的死狀,她的屁股就被打得稀爛,難道我的屁股也要被他們抽爛嗎?朱翔天一腳踩在我的頭上,笑道:“女警察阿姨被我徹底征服了,你永遠會我踩在腳下,你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了,因為你很快就會去見你的好姐妹馬卓心了。”我聽到朱翔天的話,悲哀地想到:“難道我真的難逃被虐殺的命運嗎?為什麽我的結局會這樣悲慘?我到底做了什麽傷天害理的事,要我遭受這樣的懲罰?誰來救救我啊!”我幻想著有一位英雄從天而降,把我救出這個地方。但是現實是殘酷的,並沒有人會來救我,我完蛋了。朱翔海停下了手中的皮帶,他從腳下的碗里抄起一把鹽撒在了我血肉模糊的屁股上。“嗚嗚!嗚嗚~”我臉上的五官都痛得變了形,互相擠作一團。小便再次失禁,黃色的尿液直接噴在了墊被上,浸濕了我的陰毛和大腿。朱翔海扔掉皮帶,撿起手槍,把槍管插入了我的屁眼里,“哈哈,被自己的配槍肏屁眼的感覺怎麽樣?是不是特別興奮啊?這就叫‘警槍攪屎洞,女警屁股痛 ’。”冰冷的槍管在我肛門內進進出出,槍管上粘了不少我屁眼里的殘屎。朱翔海還不停叫喚著:“砰!砰!打爛周警官的拉屎臭屁眼。”朱翔天從廚房里拿來了一碗辣椒粉,他讓弟弟把手槍從我的屁眼里拔出來,然後他把一個塑料漏鬥插入了我的屁眼中,“周警官,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吃辣?我們兄弟就請你嘗嘗辣椒粉拌臭屎的滋味。”他把辣椒粉倒入漏鬥之中,倒完後,他再把碗里剩下的辣椒粉抹在了我的屁股上。“嗚嗚!嗚嗚!!”我翻著白眼,鼻涕和眼淚再次流了出來,肛門內和屁股上的劇痛使我拼命掙紮起來,整個床被我搖得“吱嘎,吱嘎”直響。死了!我要痛死了!我要被他們折磨死了!誰來救救我啊!救命啊!“這下子阿姨的屁股就變成辣子雞腚了,哈哈哈,”朱翔天拍手大笑,“弟弟,我們接下來玩什麽啊?餵她吃屎嗎?”“不要玩這個,怪惡心的,”朱翔海摸了摸我的下陰笑道,“這女警婊子的毛蠻長的,我們幹脆玩一下‘白豬退毛’這個遊戲吧?”“哦?怎麽玩?”朱翔海神秘地笑笑道:“哥哥,你先去燒壺熱水,再去拿個臉盆和毛巾過來。”白豬退毛?燒熱水?他們不會是想用熱水燙我吧?“嗚嗚!”“啪”,朱翔海一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,“別亂動,你這只騷豬,待會就讓你爽得飛起。”幾分鐘後,朱翔天拿著電熱水壺、臉盆和毛巾進來了。他把這些東西往床邊一放,問道:“要把她翻身嗎?”“不用,你看我的。”朱翔天擡起我的小腹,在小腹下面墊了一個枕頭,使我的下陰部位和床之間擡高了一小段距離。朱翔天往臉盆里倒了些熱水,然後往我下身一潑。“嗚!嗚!”燙死我了,不要這樣!饒了我吧!他們往我下身連潑數次滾燙的熱水,我的大腿、屁股、肉屄處都被燙傷了。朱翔天拿著水果刀刮著我下體的陰毛和肛毛,“怎麽不好刮?媽的,你的騷屁股別亂動啊!不然我割了你的陰蒂哦。”朱翔海突然抓著我的陰毛用力一拔,大叫道:“看我的。”“嗚!”“哥哥你看,還是直接拔比較好吧。”朱翔海把手里抓著的陰毛展示給朱翔天看。“嗯嗯,還是你有辦法。”朱翔天放下小刀,也開始用手拔我的陰毛和肛毛。他們拔完我下體的恥毛後,順便也把我的腋毛也拔了。只是他們拔得不是很乾凈,那些比較短的毛沒法拔下來,索性就留著不拔了。朱翔海拿起電熱水壺說道:“這熱水也沒用了,但是不能浪費啊。”說罷,他就把熱水淋在了我的腳上。“嗚嗚!”燙!燙啊!我的兩只腳被燙得起了泡,不過我心中暗自慶幸,要是他們想到把熱水灌入我的肛門里的話,那我就真得死在這里了。時間在兩個小孩變著法子虐待淩辱我的過程中慢慢地流逝著,當他們註意到時間的時候已經是下午4點多了。朱翔天看了看手上戴的卡通表說道:“呀,外婆還有半小時就要回家了,我們快點結束吧。”“好的。這回我們用她的鞋帶還是皮帶呢?”朱翔海拿著我的鞋帶和皮帶問道。“鞋帶吧,皮帶不好握,”朱翔天走到床頭,抓著我的頭發,把我頭拉起,“周茉女警官,你的時間到了,很感謝你願意把生命的最後一天拿出來和我們兄弟分享,我們玩得很愉快。馬上就讓你像馬卓心老師一樣,以母狗阿姨的姿態悲慘地死去。”“嗚嗚嗚!嗚嗚嗚!”不要!不要殺我!我還不想死!不要啊……朱翔海爬到床上,一屁股坐在我背上,用鞋帶在我脖子上繞了一圈,笑道:“周警官,真可悲啊,你最後的遺言竟然是‘嗚嗚’。馬老師死的時候還哭著說‘饒命,救命’之類的呢。你就帶著遺憾和悔恨下陰間去和馬老師團聚吧。”我感到脖子上的鞋帶慢慢收緊,我已經不能吸到新鮮空氣了,救命啊!誰來救救我,我還不想死啊!我的雙眼翻白,眼淚和鼻涕流淌著,臉色憋得通紅,喉嚨里發出了“咳咳”的怪聲。我的手緊緊地抓著床單,雙腳緊繃著,膀胱里殘存的尿液也漏了出來,身體劇烈地抽搐著。過往二十幾年的記憶畫面像走馬燈一樣在我腦中閃過。小時候在孤兒院中的記憶;上小學和男生打架的記憶;初、高中的時候和馬卓心一起玩樂的記憶;大學時既辛苦又快樂的訓練記憶;加入警隊後,幾經辛苦破獲案件的記憶;和男友一起約會的甜蜜時光……我眼前的亮光漸漸遠去,意識也慢慢地模糊了。“哢啪”什麽東西折斷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。突然,我發覺被手銬拷在床頭的左手能動了,我本能地用左手反手一抓,正好抓住了朱翔海的胳膊。我使勁把他從我身上甩了下去,頓時我感到脖子一鬆,新鮮空氣再次吸入了我的肺里。但是空氣還不夠,我的大腦和身體還在缺氧狀態,我扯下了粘在我嘴上的膠帶,一口吐出了塞在嘴里的東西。“呼~咳咳!咳咳……”我張大嘴貪婪地呼吸著空氣,忍不住咳了起來。“操!快用電擊器!”朱翔天焦急地大叫道。被摔在床下的朱翔海正在發楞,他聽到哥哥的叫聲後,急忙從口袋里摸出電擊器,然後一躍而起,朝著我撲了過來。此時我已有幾口新鮮空氣進肚,雖然還有點迷迷糊糊,但是神志已經清醒了。我看到之前銬手銬的床頭欄桿斷成兩節了,看來是我在臨死之前的掙紮把欄桿弄斷了。我還來不及多想,就看到朱翔海向我撲來。我朝著朱翔海的下巴狠狠來了一拳,當場把他打飛了。他倒地後便一動也不動,多半是暈了過去。“臭婊子去死!”朱翔天拿著水果刀也向我撲來。我微微側身避開了要害,故意把腹部暴露給他。“噗”的一聲,水果刀紮入了我的小腹。“刺中了!”朱翔天高呼一聲。我握住他的手腕,用頭槌直接撞在他的鼻梁上,把他的鼻梁骨撞斷了。朱翔天噴著鼻血,人變得迷糊起來,腳步也發飄了,身體就要往後倒去。我拉著他的手,把他拉了回來,又賞了他幾發頭槌,直到他徹底暈了過去,我才放手。我咬牙拔出了插入腹部的水果刀,用刀割斷了綁住手腳的繩子。我跳下床,看到朱翔海已經醒了過來,他正爬著去拿掉落在不遠處的電擊器。我一腳踩住了他的手,冷笑道:“現在警察姐姐就叫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。”“阿……阿姨,饒命!繞了我吧,我還是孩子,什麽都不懂呢。不……不要啊……”朱翔海哭著求饒道。“阿姨?!就沖你這個稱呼,我非打腫你的頭不可!”我一擊手刀打在他脖子上,把他擊暈了。“周茉我操你媽!”突然身後傳來了朱翔天的叫聲。臥槽,這小子吃了幾下頭槌,那麽快就醒來了嗎?他身體有這麽強壯嗎?我回身一看,看到他滿臉血汙,雙眼流著兩行淚,顫顫巍巍的手握著手槍,槍口正指著我。“去死吧,婊子!”他扣下了扳機。“我操!”我急忙往床上一滾,卻沒有聽到槍聲。我起身一看,朱翔天朝著我不斷扣動著扳機,他正一臉詫異地看著我和手槍。我幾步沖到他面前,一拳打在他臉上,這次終於把他揍暈了,“媽的,小屁孩上膛都不會,還玩槍?”我找到手銬鑰匙,打開了我手上的手銬,接著用手銬把朱翔海的手拷在了背後,又用繩子綁了朱翔天。然後我把手槍、水果刀、電擊器收好,找到手機通知了隊長這里發生的情況,又撥打了120。最後我匆匆清洗了一下傷口,並包紮了起來,從衣櫃里找了幾件馬卓心的衣服穿了起來。忙完這些,我趴在床上,監視著兩個暈過去的孩子。剛才打人的時候還不覺得痛,現在腎上腺素的作用慢慢消下去了,我全身開始疼得厲害了,尤其是屁股和被燙傷的雙腳。十分鐘後,附近最近的警察趕到了這里。十五分鐘時,救護車和隊里的人同時到了。我趴在擔架上被人擡了出去,同事為了做筆錄也跟著一起上了救護車……朱翔天和朱翔海被抓住後,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。但他們是未成年人,現在又沒了工讀學校和少管所,因此警方只能無奈地放他們回家。雖然,他們的身份是保密的,但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,很快市民們都知道他們兄弟是奸殺犯。家長們抗議他們兄弟再回原來的學校念書。他們的外婆在知道了案件的真相後,被氣得差點背過氣去,一個月後她因為突發性腦淤血去世了。他們的爸媽在幾年前死於車禍。據說沒了去處的兩兄弟被遠在外省的爺爺奶奶帶走了。※※※六個月後,我帶著鮮花和奶茶來到了馬卓心的墓碑前。我放下鮮花和奶茶後,看著好友的照片笑道:“我來看你了,還帶了你最喜歡的百合花和紅豆奶茶。你家里的事一切都挺好,你爸媽身體很好,王誌強也過得挺好的。”“至於我嘛,除了和男朋友分手這件事比較糟心外,一切都挺好。你看,我的身體已經完全康複了,嘿嘿,只有屁股蛋和肚子上的刀傷留下了疤,其他地方恢複得和以前一樣了,我就不給你脫衣服看了哈。”“什麽?你問我為什麽分手?唉~還不是那家夥有什麽處女情結,而且他家里反對唄,你也知道他媽媽早就看我不順眼了,我跟你說……”半小時後,我含著淚離開了這里。我剛一走,不遠處的角落里鉆出了兩個小男孩,他們走到馬卓心的墓碑前,一腳踢翻了奶茶,又把鮮花踩爛了,然後朝著墓碑上的照片撒了泡尿。“哥哥,這口氣我咽不下去,要不是這個婊子女警察,外婆怎麽會死?”“弟弟,我也是。遲早我要再強奸這個婊子,摧毀她所有珍愛的東西,還要把她調教成最下賤的母狗妓女,讓她天天被狗肏,最後我要碎剮了這個婊子,把她的那身騷肉餵狗!”“哥哥說得好,請讓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吧。”“好!兄弟同心,其利斷金!”“哈哈哈……”孩童們清脆的笑聲在墓園里久久回蕩著……【完】